2019-08-24 17:23:11

这时,看见在观星台的北角,有位道士正在聚精会神地观测,身边一个十来岁的小童,时而向那道士提出一些天文方面的问题:

“师傅,您说那北极星为什么那么亮呢?好像所有的星星都在围着它一样。”

那道士一边观测一边答道:

“北极星是天空北边的一颗亮星,离北天极很近,正对着天地之轴,它又叫北辰、紫宫,它的位置几乎不变,与附近的几颗星连接如一把勺状,行成北斗七星,人们可以靠它来辨别方向。”

“师傅师傅,我怎么看到勺把前方那北极星旁边,好像还有两颗星哦,只是没有那么亮,加上那七颗,共有九颗咧。”

道士头也不回地说:

“不会呀,北斗就是七颗星,哪来的九颗?”

再看那小童,皱着眉嘟囔着嘴,抓着后脑勺,一脸的无辜。

祈鲲微笑着慢慢走上前,说道:

“小童你刚才观测到的没错,但你师父讲的也没有错。由于岁差,北极星并不是位置永远不变的某一颗星,每隔25800年,极星都要循环一次。

它是由一个三合星系统组成,较远的一颗伴星,是可以比较容易清楚的观测到,而较近的那颗伴星,因距离北极星太近,相比之下非常暗而不容易得见。”

那道士听闻祈鲲的解释,转过身来犹疑地望着他,说道:

“先生说的,可是关于上古时期九星和九皇的传说?好像自先秦以后,已再无人坚持这种落后的学说了。”

祈鲲笑着问道:

“还请问道兄怎么称呼?”

道士近前细瞧,只见祈鲲背负长剑气宇轩昂,星光下周身似有紫气护体,料非凡人,忙应道:

“贫道乃是郡城始苏白鹤观子阳子,还没请教先生是何方人士?”

“原来是当今第一奇士席应珍,祈鲲久仰子阳子名号,今日在观星台得见,也算是有缘啊。”

“不过,道兄刚才所说,却有些许偏颇,古人观测北斗九星绝非虚言。

北极星本是三合星组系,由于岁差,每隔25800年都要循环一次,此间由于观测角度的原因,另两颗伴星相对较暗不易观测,才显现北斗为七星。大概再过14000多年,它将会转为织女星。”

祈鲲的缓缓道来,令席应珍钦佩不已,忙上前说道:

“感祈鲲先生启示,子阳子如醍醐灌顶,先前有好几个疑问也迎刃而解了。先生博学谦逊,贫道想拜先生为师,研习天文、术数,还请先生允准。”

“道兄谬赞了,祈鲲才疏学浅怎敢为师,世间学问知识如浩渺星空,我们如一粒微星,相互学习共同提高好了。”

祈鲲微笑着答道。

他知道这子阳子勤奋好学,遵循孝悌,懂阴阳、兵略,擅文辞、诗作,且对儒、释也研究颇深,是元代道家的杰出代表。

子阳子高兴地说道:

“今日能遇见先生,实乃今生最大的幸运,这是小徒天僖,天僖还不快过来拜见祈鲲先生。”

“小徒姚广孝拜见祈鲲先生,感谢先生的教导。”那小童跑来深揖道。

祈鲲一听,更觉得这次观星台之行太有意思了,元朝、明朝的两大奇人,今天竟然都给碰到了。想那姚广孝,后来被朱元璋“以臣奉白帽著王”选为燕王朱棣的主要谋士,终成为了史上著名的黑衣宰相。

然天机不可泄露!

祈鲲扶起小天僖,说道:

“难得你这么小年纪,对天文竟有如此兴趣和悟性,来日定得大成啊。”

子阳子轻抚着小天僖的头,说道:

“此子天赋异禀,勤学好问,如若先生亦能好生教导,他将来必有大作为。还请问祈鲲先生常住何处?我师徒他日定再登门拜会。”

这时,琳娇上前接道:

“也听闻过子阳子的名号,想必你与武当月峡叟应该相识,你们找到了老道仙,也就能找到祈鲲公子了。”

子阳子谢过琳娇指点,遂向祈鲲二人告辞,然后带着小天僖离开了观星台。

星空下,琳娇无比崇敬的看着祈鲲,觉得此时不需再多说些什么,只要这么静静地望着就好,哪怕是一辈子。

一阵风吹过,感觉到丝丝凉意,祈鲲转过头来关切地问道:

“晚间有些凉了,明天还得赶早去嵩山,琳娇姑娘也辛劳了一天,我们这就返回驿馆好吗?”

“好啊,都听从你的安排。”琳娇柔声应道。

回到驿馆已是子夜,祈鲲和琳娇招呼着久等的星矢和雪儿,各自回到房间歇息。

天刚蒙蒙亮,四人起来吃了早餐,收拾好便准备出发。

薄薄晨雾似一层乳白色的轻纱,一种阳生和现实已然远去的感觉油然而起,肃穆与恍惚,让祈鲲情不自禁地联想着。此刻的景象,仿若仙境,而且是那种,即可触摸又可无限想象的境界。

行走在的古阳告成的街道上,是那么的宁静、古朴、安详、清丽,令祈鲲赞叹不已:

“真不愧是一个山清水秀、历史悠久、人杰地灵的神奇之城,

在这块土地上,曾经建立了中华第一都,出现过中国第一个农民起义领袖,也是中国第一所军校的诞生地,创造出了许多光辉灿烂的历史文化...”

祈鲲清晰的记得,从裴李岗文化、仰韶文化、龙山文化大量遗迹证明,古阳告成,即是夏禹之都。

“自大禹时期,古阳告成就成为我中华大地的政治文化中心。后来出现的鬼谷子、张仪、苏秦、孙膑、庞涓、陈胜、郭守敬等等无数位举足轻重的历史人物,使得这里,成为传承中华文化底蕴的重镇,且历经沧桑。”

跟在后面的三个人,牵着马,静静的听着祈鲲滔滔不绝的讲解,也沉浸在那一段段充满传奇的烽火年代之中。

自幼饱读诗书的曹琳娇,以一种异样的眼光望着祈鲲。心想,他这肚子里到底有多少学问啊?天上、地下,怎么他什么都知晓?不由得更添钦佩与仰慕之情。

祈鲲四人,出得古阳城西门,策马扬鞭直奔嵩山而去。

出城没走多远,就能隐隐约约看得到那嵩山的轮廓了。依照《武穆遗书》里面描述的方位,琳娇领着三人沿着嵩山南麓一路往西而行。

约莫半个时辰,巍峨的太室山已赫然呈现眼前,连绵的山脊蜿蜒起伏。一片片、一层层的岩浆岩、沉积岩、变质岩纷纷沿着山体出露构造,展现出中国最古老的朵岩奇象。

群峰之中,那高约一千多米的主峰突兀耸立。大家随着琳娇都放慢速度停了下来,琳娇向祈鲲说道:

“好像就是这边,嵩山靠东侧最高的山峰,应该是这座了吧?”

“嗯,是啊,嵩山的东峰正是这座峻极峰,海拔高约一千五百米。这中岳嵩山是由少室山和太室山两部分组成,共有72峰。北瞰黄河、洛水,南临颍水、箕山,东接汴梁西连洛阳,素有汴洛两京、畿内名山之称。

因奇峰、宫观林立,自古便被称为中原第一名山。除了历代的几十位帝王和无数名仕无比崇仰,嵩山亦是各路神仙相聚论道的洞天福地,正可谓是嵩高惟岳,峻极于天。”

祈鲲正如数家珍地向大家讲解着嵩山的神奇,却见琳娇望了自己一眼,然后转向星矢和雪儿,嘱咐着:

“你们沿着山脚往两边分头去打听一下,看看嵩阳书院在哪个方向,问到了即刻回来告诉我们。”

待二人走远了,琳娇这才展开后来父亲转交给自己的那张图,对祈鲲说道:

“紫微使请看,在嵩山这一处藏宝的位置,按照书中所述和图上坐标,大概就是在主峰峻极峰附近的一处瀑布下方,位于嵩阳书院的西面不远处。

另外,依父亲所嘱,因为此秘密关乎民族大义和国家存亡,而世上人心叵测,所以此图和藏宝地点的秘密,只能告知紫微使一人知晓,以防意外。”

“琳娇姑娘说的有道理,星矢和雪儿虽然都是可以信赖的人,但还是不须告诉他们为好,也是为了他们和家人的安全着想。

等会儿到了嵩阳书院,我们就去登那峻极峰,权当是锻炼一下身体,登高望远,正好沿路寻找那处瀑布。”

祈鲲答道。

琳娇悠悠的说道:

“紫微使考虑的真周到,其实知道了这个秘密,真的是会给家人带去很多凶险,甚至可能家破人亡。”

祈鲲读懂了琳娇脸上的忧郁,知道她定是又思念起了自己的生身父母,连忙上前一步安慰道:

“琳娇姑娘莫要太过忧伤,你的父亲和岳家的先烈都是民族的英雄,都像精忠岳飞那样,他们英勇的事迹,将被华夏儿女世世代代敬仰和铭记。

我们应当感到荣幸,此生能肩负如此重要的使命,我们的生命也将具有无比非凡的意义。”

“谢谢紫微使,你说得真好,就好像说到人家心坎里一样。我会听你的,化悲痛为力量,继承先辈们的遗志,和大家一起,把一体事业发扬光大。”

祈鲲会心的笑了。

他看见琳娇的脸上,露出了娇美笑容,是那么的令人陶醉。

第6章 冀图寻宝 鼎沸中原木木来(1)

这时,看见在观星台的北角,有位道士正在聚精会神地观测,身边一个十来岁的小童,时而向那道士提出一些天文方面的问题:

“师傅,您说那北极星为什么那么亮呢?好像所有的星星都在围着它一样。”

那道士一边观测一边答道:

“北极星是天空北边的一颗亮星,离北天极很近,正对着天地之轴,它又叫北辰、紫宫,它的位置几乎不变,与附近的几颗星连接如一把勺状,行成北斗七星,人们可以靠它来辨别方向。”

“师傅师傅,我怎么看到勺把前方那北极星旁边,好像还有两颗星哦,只是没有那么亮,加上那七颗,共有九颗咧。”

道士头也不回地说:

“不会呀,北斗就是七颗星,哪来的九颗?”

再看那小童,皱着眉嘟囔着嘴,抓着后脑勺,一脸的无辜。

祈鲲微笑着慢慢走上前,说道:

“小童你刚才观测到的没错,但你师父讲的也没有错。由于岁差,北极星并不是位置永远不变的某一颗星,每隔25800年,极星都要循环一次。

它是由一个三合星系统组成,较远的一颗伴星,是可以比较容易清楚的观测到,而较近的那颗伴星,因距离北极星太近,相比之下非常暗而不容易得见。”

那道士听闻祈鲲的解释,转过身来犹疑地望着他,说道:

“先生说的,可是关于上古时期九星和九皇的传说?好像自先秦以后,已再无人坚持这种落后的学说了。”

祈鲲笑着问道:

“还请问道兄怎么称呼?”

道士近前细瞧,只见祈鲲背负长剑气宇轩昂,星光下周身似有紫气护体,料非凡人,忙应道:

“贫道乃是郡城始苏白鹤观子阳子,还没请教先生是何方人士?”

“原来是当今第一奇士席应珍,祈鲲久仰子阳子名号,今日在观星台得见,也算是有缘啊。”

“不过,道兄刚才所说,却有些许偏颇,古人观测北斗九星绝非虚言。

北极星本是三合星组系,由于岁差,每隔25800年都要循环一次,此间由于观测角度的原因,另两颗伴星相对较暗不易观测,才显现北斗为七星。大概再过14000多年,它将会转为织女星。”

祈鲲的缓缓道来,令席应珍钦佩不已,忙上前说道:

“感祈鲲先生启示,子阳子如醍醐灌顶,先前有好几个疑问也迎刃而解了。先生博学谦逊,贫道想拜先生为师,研习天文、术数,还请先生允准。”

“道兄谬赞了,祈鲲才疏学浅怎敢为师,世间学问知识如浩渺星空,我们如一粒微星,相互学习共同提高好了。”

祈鲲微笑着答道。

他知道这子阳子勤奋好学,遵循孝悌,懂阴阳、兵略,擅文辞、诗作,且对儒、释也研究颇深,是元代道家的杰出代表。

子阳子高兴地说道:

“今日能遇见先生,实乃今生最大的幸运,这是小徒天僖,天僖还不快过来拜见祈鲲先生。”

“小徒姚广孝拜见祈鲲先生,感谢先生的教导。”那小童跑来深揖道。

祈鲲一听,更觉得这次观星台之行太有意思了,元朝、明朝的两大奇人,今天竟然都给碰到了。想那姚广孝,后来被朱元璋“以臣奉白帽著王”选为燕王朱棣的主要谋士,终成为了史上著名的黑衣宰相。

然天机不可泄露!

祈鲲扶起小天僖,说道:

“难得你这么小年纪,对天文竟有如此兴趣和悟性,来日定得大成啊。”

子阳子轻抚着小天僖的头,说道:

“此子天赋异禀,勤学好问,如若先生亦能好生教导,他将来必有大作为。还请问祈鲲先生常住何处?我师徒他日定再登门拜会。”

这时,琳娇上前接道:

“也听闻过子阳子的名号,想必你与武当月峡叟应该相识,你们找到了老道仙,也就能找到祈鲲公子了。”

子阳子谢过琳娇指点,遂向祈鲲二人告辞,然后带着小天僖离开了观星台。

星空下,琳娇无比崇敬的看着祈鲲,觉得此时不需再多说些什么,只要这么静静地望着就好,哪怕是一辈子。

一阵风吹过,感觉到丝丝凉意,祈鲲转过头来关切地问道:

“晚间有些凉了,明天还得赶早去嵩山,琳娇姑娘也辛劳了一天,我们这就返回驿馆好吗?”

“好啊,都听从你的安排。”琳娇柔声应道。

回到驿馆已是子夜,祈鲲和琳娇招呼着久等的星矢和雪儿,各自回到房间歇息。

天刚蒙蒙亮,四人起来吃了早餐,收拾好便准备出发。

薄薄晨雾似一层乳白色的轻纱,一种阳生和现实已然远去的感觉油然而起,肃穆与恍惚,让祈鲲情不自禁地联想着。此刻的景象,仿若仙境,而且是那种,即可触摸又可无限想象的境界。

行走在的古阳告成的街道上,是那么的宁静、古朴、安详、清丽,令祈鲲赞叹不已:

“真不愧是一个山清水秀、历史悠久、人杰地灵的神奇之城,

在这块土地上,曾经建立了中华第一都,出现过中国第一个农民起义领袖,也是中国第一所军校的诞生地,创造出了许多光辉灿烂的历史文化...”

祈鲲清晰的记得,从裴李岗文化、仰韶文化、龙山文化大量遗迹证明,古阳告成,即是夏禹之都。

“自大禹时期,古阳告成就成为我中华大地的政治文化中心。后来出现的鬼谷子、张仪、苏秦、孙膑、庞涓、陈胜、郭守敬等等无数位举足轻重的历史人物,使得这里,成为传承中华文化底蕴的重镇,且历经沧桑。”

跟在后面的三个人,牵着马,静静的听着祈鲲滔滔不绝的讲解,也沉浸在那一段段充满传奇的烽火年代之中。

自幼饱读诗书的曹琳娇,以一种异样的眼光望着祈鲲。心想,他这肚子里到底有多少学问啊?天上、地下,怎么他什么都知晓?不由得更添钦佩与仰慕之情。

祈鲲四人,出得古阳城西门,策马扬鞭直奔嵩山而去。

出城没走多远,就能隐隐约约看得到那嵩山的轮廓了。依照《武穆遗书》里面描述的方位,琳娇领着三人沿着嵩山南麓一路往西而行。

约莫半个时辰,巍峨的太室山已赫然呈现眼前,连绵的山脊蜿蜒起伏。一片片、一层层的岩浆岩、沉积岩、变质岩纷纷沿着山体出露构造,展现出中国最古老的朵岩奇象。

群峰之中,那高约一千多米的主峰突兀耸立。大家随着琳娇都放慢速度停了下来,琳娇向祈鲲说道:

“好像就是这边,嵩山靠东侧最高的山峰,应该是这座了吧?”

“嗯,是啊,嵩山的东峰正是这座峻极峰,海拔高约一千五百米。这中岳嵩山是由少室山和太室山两部分组成,共有72峰。北瞰黄河、洛水,南临颍水、箕山,东接汴梁西连洛阳,素有汴洛两京、畿内名山之称。

因奇峰、宫观林立,自古便被称为中原第一名山。除了历代的几十位帝王和无数名仕无比崇仰,嵩山亦是各路神仙相聚论道的洞天福地,正可谓是嵩高惟岳,峻极于天。”

祈鲲正如数家珍地向大家讲解着嵩山的神奇,却见琳娇望了自己一眼,然后转向星矢和雪儿,嘱咐着:

“你们沿着山脚往两边分头去打听一下,看看嵩阳书院在哪个方向,问到了即刻回来告诉我们。”

待二人走远了,琳娇这才展开后来父亲转交给自己的那张图,对祈鲲说道:

“紫微使请看,在嵩山这一处藏宝的位置,按照书中所述和图上坐标,大概就是在主峰峻极峰附近的一处瀑布下方,位于嵩阳书院的西面不远处。

另外,依父亲所嘱,因为此秘密关乎民族大义和国家存亡,而世上人心叵测,所以此图和藏宝地点的秘密,只能告知紫微使一人知晓,以防意外。”

“琳娇姑娘说的有道理,星矢和雪儿虽然都是可以信赖的人,但还是不须告诉他们为好,也是为了他们和家人的安全着想。

等会儿到了嵩阳书院,我们就去登那峻极峰,权当是锻炼一下身体,登高望远,正好沿路寻找那处瀑布。”

祈鲲答道。

琳娇悠悠的说道:

“紫微使考虑的真周到,其实知道了这个秘密,真的是会给家人带去很多凶险,甚至可能家破人亡。”

祈鲲读懂了琳娇脸上的忧郁,知道她定是又思念起了自己的生身父母,连忙上前一步安慰道:

“琳娇姑娘莫要太过忧伤,你的父亲和岳家的先烈都是民族的英雄,都像精忠岳飞那样,他们英勇的事迹,将被华夏儿女世世代代敬仰和铭记。

我们应当感到荣幸,此生能肩负如此重要的使命,我们的生命也将具有无比非凡的意义。”

“谢谢紫微使,你说得真好,就好像说到人家心坎里一样。我会听你的,化悲痛为力量,继承先辈们的遗志,和大家一起,把一体事业发扬光大。”

祈鲲会心的笑了。

他看见琳娇的脸上,露出了娇美笑容,是那么的令人陶醉。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一分快三